医药电商深水区如何C位出道?

    添加日期:2019年6月27日 阅读:168

    前不久,包括九州通、扬子江药业、陕西利君、吉林敖东等十多家药企陆续发布公告函表示,药师帮等电商平台扰乱了公司正常市场价格秩序,损害了公司形象,决定予以抵制。随后药师帮发布回应称,公司主要为药店、诊所等零售终端用户服务,属纯终端销售,不调拨。

    据商务部统计数据,2018年我国医药电商直报企业销售规模为859亿元,同比增长16.7%。在这貌似一片祥和、亟待开发的蓝海背后,隐藏的却是药企和平台之间纷争不断、电商巨头们激烈竞争以及盈利少等一系列发展痛点。陷入深水区的医药电商如何C位出道抢占市场蓝海?

    事件:药师帮等平台被“围剿”

    前不久,扬子江药业发出了一份《关于停止对药师帮平台所有电商供货客户告知函》,该函内容显示,由于药师帮平台客户长期以来以低价销售扬子江药业之产品,严重影响市场价格,危害扬子江药业的形象,造成规范的合作客户无法正常销售。

    扬子江药业在告知函中作出如下决定:自即日起全国范围内停止对药师帮平台所有电商客户销售,禁止扬子江药业集团全国合作的一级分销商、二级分消商、其他准销售商给药师帮平台电商供货,违者根据商业协议停止合作。

    此后,包括哈药集团、九州通、海南普利、陕西利君、沈阳飞龙、四川百利天恒等在内的多家药企陆续发布通知函,斥责其长期低价销售公司产品,要求经销商暂停给药师帮平台电商供货。

    事实上,药企对医药电商平台不满由来已久。近两年,医药电商的高速增长也让传统药品经销商感受到了压力,“渠道革新、销售模式转变,以及后来者的加入已经使得传统经销商的生意变得没那么好做。”重庆一药企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一项数据显示,中国8成以上的药品生产企业未建立直销团队,若要完成销售业务,必须依靠代理公司或商业公司来完成。药师帮等B2B电商从网络平台直面终端药店,价格又更低,无疑动了各级代理商的“奶酪”。

    就在前不久,广东博洲药业发布《关于停止对药师帮等所有电商供货客户告知函》,称“药师帮”、“药京采”、“好药师”等网络平台长期以来以低价销售公司产品,已严重影响市场价格,造成规范合作客户无法正常销售。决定自即日起禁止公司全国合作的所有客户给以上平台电商供货,违者根据协议停止合作。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半个月,但是药师帮负责人对此次药企的“围剿”也感到非常委屈。他回应称,药师帮是互联网药品交易“第三方”服务平台,提供的是平台及技术服务,平台自己不卖药。药企、药品批发商、经销商经资质审核通过后,入驻药师帮进行药品销售。药品怎么卖、卖多少,这是由平台卖家决定的,药品货权归属商家,自然定价也是商家说了算。

    现状:电商巨头正在争抢的“蓝海”

    医药行业一直是个监管很严格的行业,因此医药电商的发展一直是被套着“镣铐”的。近几年,国家政策支持医药电商行业发展,取消医药电商B、C证,对网上药店予以放行,接着是鼓励“网订店取,网订店送”的新型配送方式,培育新型服务和新业态;医保控费、院方处方外流,为互联网+医药提供了机会。“含金量”最高的A证亦予以取消,医药电商全面解禁。

    事实上,医药电商的千亿市场早已成为电商巨头们眼中的“蛋糕”。

    来自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中国医药电商市场销售规模逐年壮大,2017年医药电商市场规模达1211亿元人民币,占同期全国医药市场总规模的7.4%。其中,B2B业务规模占医药电商总额的六成左右,B2C业务规模约占四成。从近年医药电商的市场规模变化看,过去6年医药电商销售规模的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55.5%。

    闻风而动定资本向来先知先觉。以药师帮为例,这家2015年在广州成立的企业,成立几个月就获得了绵阳威盛和常春藤资本的过千万元pre-A轮融资;2016年3月,药师帮完成总额为7100万元的A轮融资,由复星领投、常春藤资本跟投。2018年6月,药师帮完成总额4.2亿元的C轮系列融资,其中C1轮由顺为资本领投,松禾资本(B轮领投方)和高捷资本跟投;C2轮由DCM资本领投,SIG跟投。2018年12月,药师帮完成1.33亿美元D轮融资,本轮融资由老虎环球基金、H Capital和DCM参与。

    药师帮的融资曲线,只是资本大军进军医药电商领域的一个缩影。就在今年早些时候,阿里巴巴旗下的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也宣布,与武汉天济大药房深度合作,在当地正式上线7×24小时急送药服务。

    对此,阿里健康O2O业务负责人介绍称,“夜间送药服务需求一直存在,只是比较分散,线下药店24小时运营也很难覆盖成本。通过互联网多平台流量汇聚分散需求,可以让夜间药店订单量覆盖夜间运营成本。”早在2016年,阿里健康就已经联合甘肃德生堂、江苏百佳惠苏禾等超过60家连锁药店,共同成立“中国医药O2O先锋联盟”进一步探索医药电商的多种可能性。

    今年3月,京东旗下的O2O生活服务平台京东到家宣布,平台医药健康业务在2018年迎来了高速增长。仅2018年12月,平台健康业务GMV较2017年1月增长660%,订单量增长540%。

    截至目前,京东到家医药健康频道已经和全国90%以上的头部连锁医药商家达成了战略合作。此外,京东到家医药健康频道的合作商家也高达400余家,线上药店超过2万家,平台的服务范围已经覆盖国内63个城市。

    困局:不少医药电商举步维艰

    尽管医药电商被众多资本和巨头看好,但是在医药电商的经营层面上,却与医药电商平台的风生水起形成了反差,不少互联网医药电商依然是赔本赚吆喝,能够真正盈利的其实并不多。

    1药网母公司111集团的上市,揭开了医药电商的盈利真相。111集团包括B2C模式的1药网、B2B模式的1药城以及从事互联网医疗的1诊平台。其中,1药网是国内首批在线零售药店,也贡献了111集团的主要收入。来自111集团招股书显示,2018年上半年111集团营业收入7.309亿元,亏损1.296亿元。亏损额度相比2016年的3.634亿元和2017年的2.493亿元,有收窄迹象。

    不少上市医药企业,都有投资电商领域,仔细查看财报不难发现,一些明确披露营收数据的电商经营也是举步维艰。

    2017年,康爱多营收13.69亿元排名第一,净利润为3190.98万元;九州通旗下好药师营收10.78亿元,利润-2741万元;仁和药业旗下仁和药房网8.12亿元,利润107万元;康恩贝旗下可得网营收为8.08亿元,净利润为1004万元。多数医药电商从利润看,处在微利甚至亏损的状态。

    “一些大的医药电商有母公司和资本扶持,相对还好些,最难的就是小的医药电商平台,几乎都是亏损的,赔本赚吆喝。”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陈礼腾解释道,医药行业作为一个关系着国计民生的行业,是国家重点监管的行业之一,医药O2O市场前期采用烧钱换市场策略,导致陷入补贴与亏损的恶性循环,同时由于平台难以找到持续盈利的业务,加之众多平台同质化严重,难以形成竞争优势。

    药兜网CEO邱中勋公开表示,目前国内众多医药电商平台,其主要模式是网上药店,或者将线下药店搬到线上,并没有实现对供应链的整合,仅仅是为消费者购买药品提供线上选购和线下配送的服务,其供应终端仍然是传统销售层级的一个部分,成本的限制决定了其无法对消费者进行让利。

    “价格战带来的低利润、甚至无利润,流量和营销构成的高成本,医药电商困境凸显。”陈礼腾指出。

    纵深:医药电商应念好新零售的经

    陈礼腾表示,医药是属于知识复杂、门槛较高的行业,“医药+互联网”需有长期磨合的过程。在政策层面,国家对“医药+互联网”比较支持。尽管医药电商发展迅猛,但行业发展仍存在无法销售处方药、药品配送效率不高等“痛点”。因此,线上线下融合的医药新零售、C端、B端多渠道服务成为医药行业未来发展趋势。

    如何念好新零售的经?

    邱中勋表示,医药电商平台要与药企合作,去除众多中间环节,药品价格就将会降低,因此整合供应链并真正实现压缩成本,降低价格,将成为考验未来医药电商平台竞争力的关键指标。

    “平台与包括东阿阿胶等为代表的10多家药企已经达成深度战略合作,不久后会公布与药企达成合作的情况。”药师帮负责人表示。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将积累的众多交易数据进行整合分析,将越来越精准的实现国民健康水平的数字描述,基于这样的大数据技术,根据不同时间、不同区域,实现医药产品的提前规划和仓储管理,则进一步实现成本的降低,进而又为消费者享受更低的药品价格提供了基础。

    实际上,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提出可在线上开具常见病、慢性病处方,经药师审核后,医疗机构、药品经营企业可委托符合条件的第三方机构配送。同时探索医疗卫生机构处方信息与药品零售消费信息互联互通、实时共享,促进药品网络销售和医疗物流配送等规范发展。

    “从政策层面予以了肯定与鼓励。不难看出,政府对于互联网+医药也逐渐开放,相信未来将会出台更多的规范、利好政策。”陈礼腾说。

    责任编辑:大花 WWW.1168.TV 2019-6-27 10:04:41

    文章来源:

本文标签: 医药电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