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反腐败工作,医院严打风暴来袭

    添加日期:2019年5月14日 阅读:1846

    ▍严打回扣风暴来了

    今天,国家卫健委发布消息,已经召开了巡视工作会议暨委党组2019年第一轮巡视动员部署会.

    对于2019年的第一轮巡视,国家卫健委宣布了巡视组成员名单、被巡视党组织名单及巡视任务安排。日前,国家卫生健康委刚刚召开过“开廉政工作领导小组会议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会议”,全面部署2019年反腐败工作。

    巡视来的很快,显示了对反腐败斗争迫切性和坚决态度,其中对药品回扣的整治,一定是重中之重。

    ▍一年营销费用近百亿

    医疗反腐任重道远,这从一些药企的年报就可以看出来。近期,不少上市药企都披露了年报,其中的一些数据特别是营销费用非常亮眼。

    如有药企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为61%,一年的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近100亿元,而研发费用只占营业收入比例的5%——对比明显。

    另有药企的年报显示,连续3年的销售费用占营收比例接近50%销售费用每年接近20亿元。

    这些销售费用,花在什么地方了?花在谁身上了?开了多少场学术会议、每次用了多少钱?可能每年数以百计落马的医院院长和主任的受贿案例,能够从侧面回答这些问题。

    ▍回扣营销必定消亡,药代一钱不值

    当然,话不能说死,一定是有非常多的企业,是在做合规的营销,规范推广。不过,站在整个行业立场上看,无论怎么办,70-80%的传统企业最终都要被淘汰。

    有业内专家表示,如果药企不给回扣,产品就卖不掉,那么侧面说明这个药根本没有什么药效和价值。

    假如企业存在的作用就是给医生发回扣做市场,那么这批企业必将消亡。未来国家不断收紧政策,不能再给回扣,很多线下代表将一钱不值,企业只有眼见着昔日打下的市场全部沦陷,坐以待毙,没有任何回旋余地。

    从以往案例总结规律,医院4大科室最容易“出事”,或许这也正是药代重点“公关”的目标。

    药剂科

    2018年,珠海市9家公立医院原药剂科主任倒在药品供应商和医药代表的“贿赂门”下。

    2017年,曲靖市麒麟区检察院先后对曲靖市三家医院药剂科科长立案侦查。

    2015年,南京儿童医院原药剂科主任徐康康被控在南京儿童医院工作期间借助职务之便受贿177万余元。

    ……

    药剂科属于医院的重要部门,负责整个医院的药品使用和管理,正因为这一特殊位置,药剂科科长成为了众多药商主攻方向。

    检验科

    在不少眼里,检验科属于清水衙门。事实果真如此吗?

    2016年7月16日泰州市第四人民医院检验科原主任冯某、原实验室主任徐某获刑,收受回扣50万元。

    2015年8月26日泰州市人民医院原检验科主任陈亚宝受审,六年收受130万元。

    ……

    检验科的试剂试纸虽然便宜,但每天用量不少,在“薄利多销”的情况下,数额也是不菲,因此不少供应商纷纷瞄准检验科主任。

    “我不收钱,就便宜了药贩子”。河南省南阳市中心医院原检验科主任范泽旭在落马后,面对办班人员振振有词。而和他同样想法的落马领导又何其多。

    骨科

    近年来,骨科医生受贿是近年来的医疗器械购销反腐重点领域之一,不少骨科主任被抓。

    泰州市高港中医院原骨伤科主任李亚东涉嫌受贿案。

    常州市武进人民医院骨科主任王生解因犯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

    由于骨科医用器材耗材昂贵,选择使用哪种器材又是由主任说了算,面对高额利益诱惑,不少骨科领导纷纷倒地落马。

    外科

    外科因涉及手术耗材,和骨科情况类似,也成为了贪腐重灾区。

    近年来,医院贪腐案件频发,再稍微注意一下就会发现,贪污腐败一事,并不会只是个案,往往是拔出萝卜带出泥,常常是一家医院院长、主任同时落马。

    除此几大科室之外,在百度上搜索“医院院长落马”关键词能出来12700000(不用数了,一千二百七十万)条相关链接,由此可见,医院院长落马之事可谓比比皆是。

    有检察机关办案人员称,医疗卫生领域贪污贿赂,单个人员很难完成犯罪。往往上至局长、院长,下至药械科长、财务科长、采购员、医务人员,查处一案牵出数案,查获一人牵出数人甚至数十人,形成窝案串案。

    可见,此次国家卫健委的巡视反腐之下,围在医院这四个科室的大批药代危险了。


    责任编辑:琦琦 WWW.1168.TV 2019-5-14 9:05:59

    文章来源: